dada

今天真的是累了,累到躺在床上都睡不着,因为一会还得滚回办公室学建模。
每当这个时候另一个自己就出来了,一个似真似假,又操纵着大半个躯体和思维的自己。索性今天就把他记下来吧,以后好做个比较。

自己是注定要孤独一生的,然而自己却还没做好这个准备。之前为应对这一想法,我曾经试着与家人断绝联系,故意让家人讨厌自己,这样真正决裂的时候就不会引起双方的痛苦了。我把交友软件里面的动态相册全部删除,拒绝与任何人交心,逼迫自己适应一个没有朋友的世界。我毁掉了以前最引以为豪的泥塑,因为我觉得自己将它做出来,完全是为了迎合别人对自己的印象。我自甘堕落,强迫自己接受一个糟糕的自己,我想知道自己可以忍受的痛苦极限是多少。我封闭自己的情绪,漠视一切事物,好事不乐,坏事不燥,不是想达到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的崇高境界,而只是单纯的想从情绪上思维上杀死自己。这类的事情还包括,信奉宗教,尝试不食,睡觉不醒,避不见人,幻想早死等等。我想知道自己的极限到底在哪里?我能放弃的最大限度是多少?
我完全沦为自己的奴隶了,但也没有办法,我是一个外星人吧,我的本质都是和人类不同的,我是反自然的存在啊。然而却要装作一个人类,生活在人类的世界里。每天都倍受煎熬,我被关在这样一个人类的躯壳里了。

然而最近我却发现,这些对极限的探索并不能对自己有任何的帮助。我的内心还是渴望正常的生活的,我开始尝试着给自己打开一个门缝,呼吸一下外部的空气。外面的天是蓝的,阳光明媚。我喜欢这样一个世界,可我却不得不回到自己的小屋,那里是黑暗阴冷的。然而屋里才是真正属于我的世界,每一次打开一道门缝,屋内的空气就会冷上十分。我在颤抖,正如现在的我一样。我不知道这样的尝试到底是对是错,然而没人给我答案,这么多年来,每次的尝试的结果都是一样的,没有答案。这次应该也是无解的吧。

我知道自己的道路在哪里,一是继续往小屋深处探索,直到自己消失于黑暗中。二是死亡,用肉体生命的终结来获得灵魂的解放。三是走出小屋,拥抱另一个世界,将过去的自己全部关在屋内,连同小屋一起烧成灰烬。
我站在这三条路的交叉口,我知道无论走哪条路,都需要将自己引爆,炸成肉泥血浆。第一条路,我需要完全泯灭自己的人性,在精神上杀死自己,最终的结果可能是成为一个疯子或是一个傻子。第二条路,我想这是一个不错的选择,但是我太热爱生命了,我热爱阳光,花草,我热爱自己的家人,朋友,我承认我是惧怕死亡的。我不想就这样离开,如果能意外死亡就好了。第三条路,我需要抛弃我现在所拥有的一切,这意味着我将失去所有的家人和朋友,以及本来就不存在的正常人的未来。我不想做出一个选择,真的不想。

也许我最终想要的只是一个答案,一个能逼迫自己做出选择的答案。我曾不停的探索这样一个答案,现在也是。然而答案却没有丝毫出现的迹象。
我的时间不多了,如果这个世界是假的就好了。

这是自己最大的烦恼了吧,这个自己也是最痛苦的自己,平时不见踪影,却又无时不在。无法消灭,只能间断性隔离。每当其出现的时候,我就只能躲藏起来,任其发泄,之后再以旁观者的身份将其再次囚禁。然而事实正如他所说 时间不多了,我能将其再次囚禁的可能性也越来越低。

我如果真的是多重人格,精神分裂就好了(´▽`)ノ♪

评论(4)